我要产粮。

等等让我冷静一会儿。


暴力式问候

  阿尔弗雷德与伊万扭打在一起。

  本来他是没有任何理由殴打他的新舍友——毕竟他们都是刚刚步入大学的成年人。阿尔弗雷德或许更应当去和他的舍友搭个讪,再一起去酒吧喝杯酒,互相交换彼此的手机号码——尽管这是情人之间才会做的事,而且他不喜欢喝酒。

  但是阿尔弗雷德控制不住自己的拳头。他一进门就看到那个斯拉夫人忙碌地来回整理着什么,他把那堆不知道积了多少灰尘的书籍抱起来的时候,铂金色的发梢随着他的动作颤动了好几下。于是伊万小心地腾出一只手,把它们都绾到耳后。于是阿尔弗雷德看到了他隐藏在头发下的侧耳,上面匍匐着几条细丝般的血管,衬得他本...

© 酸欠植物 | Powered by LOFTER